追蹤
大不列顛失心症
關於部落格
君の声で その笑顔で その全てで
目を開いて僕は歩ける
  • 8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I Still [路平x莫名氏]


錯開的兩人,

不自覺,回瞥了對方的眼眸

金黃色的眼眸,

映著寶藍,就像是平靜的水面一般,

 

風在漸離的兩人間,

似野苺的甜香,毫無侵略性地佔盡他的心思,

 

「雷木思,開學第一天你也敢遲到啊……

笨獸足勾住自己的頸脖,好友笑鬧著,

回頭就只剩下那漸去的身影……..

 

 

像裙擺的滾邊般,

湖面漾著金黃色的爍光,

似那天看見的眼眸,有藍天清爽的氣味,

踩碎的樹枝,聲響在後面響起,

不自然的抽動肩頭,回頭:

「對不起,嚇到妳了?

寶藍色的雙眸中,第一次完整映著男孩…….

 

雷木思‧J‧路平,

女孩是聽男孩這樣的說,淡褐色的髮絲下,

有著靦腆的笑顏,偏著頭,

 

「愛爾洛‧西斯,我叫愛爾洛…….

黑色的長髮,隨著風飄揚著,

似野苺,她的笑容看起來好甜,

 

雷文克勞的女孩,愛爾洛,

那是古老語言的藍寶石

他喜歡她笑著,喜歡她扁著嘴說魔藥學的功課很難,

喜歡任何神情,在她無暇的臉上

他們很好,無所不談,

這樣的分享秘密著,只有一個沒有,

「你喜歡無月的晚上?

忽視她眼中的疑惑,唯獨這個是不能分享的,

月影抬頭見那五指不見漆黑的夜空,

「如果沒有夜晚,那該有多好……..

 

 

魁地奇的名搜捕手,睡攤了,

就連獸足大粗的把書本放下,仍不敵他的睡魔,

輕笑著,看到雷文克勞女孩向自己招手,

「你喜歡她嗎?」鹿角抬起頭,半瞇的眼,

搖頭,淡褐色的髮絲搔搔地弄癢著臉頰,

那她喜歡你?”鹿角笑起來,

再搖頭,就說只是朋友,就只是……

「雷木思你很好騙,也很會騙自己的…….

鹿角勾著嘴角,就連獸足竟不雅的苛苛笑起,

回頭,又看見那雙寶藍色的眼眸,

毫無侵略性的,又佔盡紛亂的心裡,

 

喜歡,很喜歡,非常喜歡,

月影抵著自己的下顎,他不知道所謂的喜歡是哪裡,

新月的夜晚,看不見任何星星,

獸足說了,要是會開始搜尋她的身影,任何時刻,

就不只是朋友而已……..

「喜歡她吧?」鹿角又說了,

不可能喜歡誰,也不能喜歡誰……..月影搖頭,

「就喜歡她吧!」鹿角說要對自己好一點,

思緒停不下來,腦中都是她的神情,

笑著,惱著,苦哀著,

自己又在找尋雷文克勞的女孩,金黃色的眼眸映著,

 

 

如果一切都在黑暗下,

那就讓他被覆蓋著吧,想要忽視那雙藍眼的直視,

渾拼柳的樹下,最後一件的秘密,

無月的那個秘密,還是被知道了……..

比變身時的痛苦還要難熬,站不住腳了,

獸足扶著虛弱的他,他無法移開對她的視線,

在她被鹿角的魔法限入熟睡後,

月影也止不住金黃色眼眸內的痛苦,

想好好喜歡著她,想要好好戀著她,

想要就這樣覆蓋在黑暗下,

「對不起,我是狼人……

湊到她的耳邊,緊閉雙眼她的面頰還有著水痕,

似野莓的,甜香再度進入思緒中,

 

 

「雷木思!!!!!!

無視,忘記她吧,那雙寶藍色的眼眸透著不解,

忘記自己吧,月影疾步,

男孩與女孩,在長長的廊道上,

錯開了,漸離的身影,他跟雷文克勞女孩擦肩而過,

他不應該再奢求著,他不該再看著她,

那雙眼睛不該承受罪惡,

「雷木思,你聽我說話呀!!!!」女孩的聲音哽著,

她沒把最後的秘密說出,是她在保護他,

但他卻不能在擁有任何勇氣,喜歡她的,

他無法保護她,連好好喜歡她的權利也消失了,

「雷木思!!!!

那是聽見她最後一次叫自己的名字,

漸離的身影,他似乎想不起那股甜香,

他覺得他撐不下去,比變身後還要來得痛苦……..

心是擰著的,

 

 

畢業舞會,好繁人的活動,

靜坐在角落,忽視那一對對旋舞的圓圈,

心是冷的,旁邊是無人的,

如果能執起那女孩的手,如果能還有看著她笑著的一次,

不想念著她,卻依舊任何時刻,想搜尋著她,

舞池中央,詹姆跟莉莉是搶眼的,

沒見著蟲尾,另一個搶眼的光芒竟不在這,

刻意讓思緒回到舞池,月影瞥開其他女孩的注視,

他今天沒有任何的舞伴……..

 

獸足,他現身了,

領著一個女孩,雷文克勞,

不想念著,卻依舊忘記不了的身影,

寶藍色的眼眸,卻是看著天狼星,

翩翩繞起的圓圈,旋舞的兩人,

很搶眼,女孩的笑顏很甜,

心卻是很冷…….

 

離身前,不想見著美好的畫面,

那個女孩,執著纖瘦的手,突然站在面前,

「連一支舞也不願意?」愛爾洛苦笑著,

寶藍色的眼睛是映著月影,天狼星呢?

我特意佈的局,快心領吧!”獸足把自己推向前,

 

手失措的執起,輕摟著她,繞著圓圈,

是他們在旋舞,又是一股甜香,

想一直這樣的擁著,

寶藍色的雙眸,無暇的面頰,

映在月影金黃色的雙瞳中,

她是笑著的,好甜,

「你就這麼不願意讓我陪著你嗎?」愛爾洛抬眼,

細濃如摺扇的睫毛下,好堅定的寶藍色,

「妳不應該待在我身邊的…….

月影領著女孩繞個圈,旋舞著,

「你寧可一個人這樣奮戰嗎?」女孩直盯著他,

如果哪一刻可以停止保存,

他希望是這樣擁著她,看著她這樣專注的,

映著自己,就像是只有他們兩個,

「我一直很喜歡妳……..

一曲終了,放開女孩的手,

「所以我寧可一個人…….」金黃色的雙瞳,映著堅決,

月影離開舞池,這是他最後一次看著她,

 

 

幾年後了,過了多久讓自己麻痺,

天狼星也這樣犧牲了,

曾是知道自己秘密,陪伴自己的他們,

一個個的消失,有點難熬,

卻仍是堅決的撐著,

鹿角的獨子,綠色的眼眸跟詹姆一樣,

路平 教授…….」哈利走進屋內,

鳳凰會成立,這是天狼星的故宅,

存著許多秘密,不為人知,

「鄧不 利多 先生要你到玄關…….

哈利淺笑,堅強的孩子,

詹姆跟莉莉用生命留下的孩子,

也是他們誓命保護的,

他想起寶藍色的眼眸,他想要擁著的

 

「雷木思?

很久沒聽見這樣的直呼,

看著眼前同樣是寶藍色,卻是成熟的美顏,

是雷文克勞的那個女孩,

他顫著,覺得眼角也在顫著,

好想戀著她,那抹笑,

我特地用手信把她找來,愛爾洛願意傾力相助!”

鄧不利多那半月型的眼鏡下,

開心著女孩的到來,

 

「你不用這樣躲著我吧?」女孩,走進月影的房裡,

月影苦笑著,一股甜香再次進入回憶中,

進入他紛亂的思緒中,

「你還是寧可以一個人嗎?」寶藍色的眼睛盯著他,

一樣的清澈,像水面般,

堅定的很,映著自己,

「我寧可一個人,在黑暗裡也是……」他這樣說,

他也不願意看見愛爾洛出現,

在這個場合,這個時刻,

即便是自己多想念著她,多戀著她的笑顏,

「妳不該來這裡的……..」不願她投身危險,

月影疾步,再度錯開女孩,踏出房,

「你就不聽我說嗎?」又是哽著音,

漸離的身影,他聽到又是那一聲的雷木思,

還有,讓他灒下水痕的話語,

我還是一直喜歡著你啊!!!”

 

 

服下縛狼汁的月影,只是病態的狼,

無神的看著窗外的銀鏡,

他想要覆蓋在黑暗之下,一直,

滿目瘡痍的壁上,瘋狂的抓痕,

噁心厭惡的,金黃色的雙眸逐漸透著意識,

木板摩擦的聲音,讓他生硬的回頭,

病懨的雙眸看見那個女孩,

寶藍色的眼瞳映著自己醜惡的一面,

瘋狂且無力的嘶吼著,

出去、出去、快出去、

狼吼的聲音繞著屋內,像是豎著毛的貓,

驚恐的看著女孩一步步的接近,

愛爾洛靜靜把手中的魔杖扔在一旁,是危險還不知道嗎?

月影現在只是隻病態的狼,

無力的吼著,他不願意傷害到她,

狼牙舞抓的向著她,那張美顏堅定無懼,

她纖瘦的手輕輕繞過自己,是那股甜香,

風從窗口吹進,似野莓的,

瘋狂地佔盡他的心思,無侵略性的,

卻平撫月影顫抖的身子,

 

解除了,天際轉成暖白的光線,

曙光,解除了黑暗,

女孩,抱著倒臥在地的月影,

輕撫著他淡褐色的髮絲,手柔柔的撫過他自殘的傷口,

「你是雷木思,永遠都是,」

甜香竄進他的鼻中,病懨著的他,聽著女孩在他耳邊湊近,

「不要再是一個人了…….

月影,感覺著女孩的手緊抱著他,

「對不起,我是狼人……..

醜惡的秘密,怎能扣著這個女孩在危險黑暗中,

「我一直喜歡著你,雷木思,」

不論什麼,也不要你一個人奮戰著,

愛爾洛堅定的說,

「我一直想著妳,愛爾洛,」

回抱著那纖瘦的身子,

去喜歡著她吧,去愛著她吧,

他似乎記起詹姆催促的話語,

「我愛妳,一直都是…….

他安心的閉著眼,

黑暗不見得是一直覆蓋在自己身上,

野莓的甜香,讓他安心的想睡,

我也是,雷木思……”

愛爾洛的聲音在耳邊響著,

 

 

執著她的手,月影淡笑著,

就像是那日靦腆的笑容,淡褐色髮絲下的,

金黃色的眼眸透的是幸福,

完整映著女孩,

是他鐘愛的艾爾洛,那日的雷文克勞女孩,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